• 三餐必须“山珍海味”酒后多次侮辱帝王却悲壮殉国的一代名相

  • 发布日期:2022-07-18 21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从中国古代五千年历史当中,我们不难看出英明的帝王若得贤达的宰相辅佐,总能“顺天应人”,得民心而得天下,最终开创一片宏伟基业,打造一代太平盛世,留得一段千古美谈,收获一世颂赞英名。反之,若君王狂暴,宰辅贪虐,即便君臣逞一时极盛之武功,侥幸夺得天下,也会突然从巅峰“断崖式跳水”骤然亡国。

  至此,大家几乎都会想到耳熟能详的秦隋两朝,然而今天小编要讲的却是另一个乱世王朝,无明君无贤臣,一味贪婪蛮干,最终一载开国,定鼎中原,三年骤亡,君臣尽死,从而成为了古云“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”最为经典的写照。

  而造成这一切的悲剧,其一朝之帝王恐怕还未必要负主要责任,责任最大的当属那时专权辅国的一代宰相。这位宰相在历史上名气虽不及汉之萧曹,也不如唐之房杜,却也是才干过人,曾为一朝两代帝王撑起一片江山,只因做出了许许多多奇葩之事,又无从革除积弊,自负至极,竟落得逃入乡村民舍,最后不堪受辱,自尽身亡。

  这位宰相有一个非常喜庆的名字,名叫苏逢吉,字庆之,出生于唐亡之际的乱世,是京兆府长安人,即如今陕西西安。他的父亲名叫苏悦,苏逢吉的母亲早丧,苏悦一直鳏居,并没有续弦或有侍女相从。然而他却非常嗜好饮酒,虽然酒量不行,却整天必须要有酒水相伴。不过有一点,他喝酒之时,别人提供的饭菜,他绝不接受,只有儿子苏逢吉做的饭茶,他才肯下箸就食。

  最早的时候,苏悦在王氏蜀国当官(前蜀),位列朝堂,而苏逢吉那时候恰好刚刚学写文章,便经常替父亲代笔做文书。后来前蜀被后唐所灭,苏悦跑到了中原,就做了后唐明宗皇帝女婿石敬瑭麾下第一猛将刘知远的从事,相当于高级助理,并得到了相当大的礼遇,于是又大胆向刘知远推荐了他的儿子苏逢吉,说道:“老夫已经八十几岁了,才华和器量都没有什么可取之处,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苏逢吉,粗略学了点文化,会挥毫捉笔写点文章,性情恭顺,做人做事恪尽本分,如果明公不嫌弃犬子卑微,我希望您就留他在身边侍奉左右。”

  当时河东节度使府上缺一名掌书记,刘知远想让一名叫丘廷敏的进士来担任此职,不想丘廷敏认为刘知远拥兵自重,迟早要和朝廷翻脸,就以生病不由,未能赴任,而被改派到凤翔府麟游县做县令,这时刘知远想起了苏悦之子苏逢吉。

  没多久,刘知远便召见了苏逢吉,见他神清气爽,仪表不俗,就非常喜爱,过不了多长时间,便提拔他为宾佐,也就是高级幕僚,从今往后凡事谋议任何大事,苏逢吉都作为贴身秘书侍立在他身侧。

  后来苏逢吉做了宰相,召见地方前来述职的官员时,见到了昔日的丘廷敏,便抚摸着宰相的座椅,对他戏言道:“这把交椅原本是你丘县令的,何故当年却让与了我这样的匹夫!”丘廷敏听了之后非常尴尬,说了许多恭维的话才得以告退。

  不久之后,唐末帝李从珂在妹夫石敬瑭和北方强大契丹辽国的威逼之下,带着秦皇传国玉玺登楼,石敬瑭便在比他年幼整整十岁的干爸爸辽太宗耶律德光的扶持下,做上了后晋王朝的皇帝宝座。

  而作为石敬瑭亲兵队长出身的刘知远,由于曾经救驾有功,又向来少言语多威严,因此深得这位后晋高祖皇帝的信赖,在朝中位高名重,竟被派往北都太原做镇守一方的节度使。这时的刘知远为了避免功高震主,为人极为低调,很少接见外人,甚至连身边的从事都没多少机会向他奏事,只有苏逢吉每日侍奉在他左右。

  每当刘知远桌案上的公文堆积如山,他还没及时处理,其他文书助理都不敢上前提醒,只有苏逢吉敢将一两件重要的文案置于衣袖当中,跑到他跟前,等到这位脾气火爆,一贯面无表情的刘节度使稍有一丝笑容,便拿出文案向前禀报,而刘知远也从来没有斥责过他一句,多数时候都接受了他的进言。

  后来晋高祖石敬瑭在天下人的鄙视和叛离下,忧惧交加,一病呜呼,他的大侄子晋出帝石重贵不堪忍辱,冒然挑衅契丹大辽,最后酿成亡国悲剧。这时候,作为地方实力派的诸侯刘知远见中原无主,立马在大本营太原建号称帝,开创了“后汉王朝”,成为后汉高祖皇帝,苏逢吉从后晋的河东节度使判官一跃成为了后汉的中书侍郎、同平章事、集贤殿大学士,相当于常务副宰相。

  不久,刘知远从太原前往汴梁号令天下,苏逢吉则在朝廷总领百官,军国大事全都由他一人裁决,虽然他非常专权,然而朝中的事务却没有一件迟滞不办的。当时后晋旧官李涛以翰林学士的身份在刘知远身边工作,也得到了刘知远的宠信。

  这个李涛本是苏逢吉的外甥,非常会察言观色,他生怕会受到苏逢吉的忌惮,就向刘知远进言说朝廷没有必要设好几个副宰相,这样会导致百官统属不定,秩序混乱,办事效率降低,刘知远原本就是个不通文墨,行事刚猛的武将出身,听他这么一说,也觉得很有道理,就更加把朝中大权交由苏吉逢独揽,并加授他为吏部尚书,替皇帝掌管朝中官员的选取和任免,没多久,又将他晋升为左仆射,相当于宰相了,并监修国史,苏逢吉高兴得呼天喊地,手舞足蹈,难以自抑。

  后来,石敬塘的妹夫成德军节度使杜重威不肯向后汉称臣,想借辽国的兵威盘踞河北重镇邺城与刘知远对抗。刘知远深知老同事杜重威当年就连石敬瑭都不放在眼里,于是御驾亲征,而苏逢吉跟随刘知远出征,在军中居然数次喝醉折辱皇帝的亲兵队长郭威,这个郭威后来也像刘知远一样,改朝换代做了后周王朝的太祖皇帝,由此看来,五代十国那个纷乱时期,亲兵队长才是最危险的人物。

  刘知远平定杜重威的叛乱之后,不久便病重不起,于是召苏逢吉、杨邠、史宏肇等重臣进入寝殿,在病榻前接受遗诏,让他们担负起顾命大臣的职责。苏逢吉为了扩张自己在朝中势力,又把最助力的外甥李涛极力举荐进朝廷中枢,最后被晋升为宰相。

  李涛一朝得志,也有点忘乎所以,居然上书向新皇汉隐帝刘承祐请求,将掌管军队的正副枢密使外放到地方做节度使,汉隐帝认为这是想分解皇帝的权力,于是大怒,将李涛罢相,当时很多人都认为李涛之所以敢如此大胆上书,都是苏逢吉在背后指使。

  当初,刘知远开国称帝,苏逢吉与苏禹珪同在中书省做宰相,当时许多官员的任免,他二人都有违国法旧制,甚至到了肆意任为的地步,以至天下非议纷纷。可由于刘知远对二人极为倚重,因此没有人敢向上进言。

  而苏逢吉又特别贪财,甚至在朝廷毫不避讳,想要求官晋升之人,只要能给他带来好处,他便替人谋取好的职位。后来杨邠也入阁做了宰相,才稍夺二苏之权,苏逢吉也对杨邠有些忌惮,于是收敛了许多。

  杨邠整治吏治,更改二苏为相时的弊政,一直都叹息十分艰难,以至于将名门贵戚出身的侯补冗官全部都罢黜了。当时人物议论杨邠为相时的情形,都说是苏逢吉、苏禹珪给杨邠留下了一个极为不公的烂摊子。

  当初凤翔李永吉来到京师向后汉称臣,苏逢吉认为李永吉是前朝后唐秦王李从严的儿子,王侯世家必定有价值连城的奇珍异宝,就派人向李永吉索要一条唐皇玉带,并许以一州刺史之位。李永吉无法拿出一条前朝玉带,苏逢吉便使人到市集买来一条价值数千缗的玉带,强迫李永吉花数倍之钱购买回去才肯作罢。

  后来出使南方马氏楚国的使臣王筠回到朝廷,苏逢吉又怀疑他获得了楚王的重赏,便又派人百般勒索,扬言许以一州之地,王筠被折腾得叫苦连天,只好变卖一半家产,用十几匹骆驼装载换购的金银玉器献给苏逢吉,可那一州刺史之位却从未兑现。

  起初刘知远刚到汴梁,前朝后晋的宰相冯道、李崧被辽国所俘,被关押在河北真定,刘知远便将李崧在汴梁的豪宅赐给了苏逢吉,冯道的别墅便赠予了苏禹珪,而李崧在西京洛阳的产业,也都全为苏逢吉所有。

  后来辽军北撤,李崧、冯道从真定回到朝廷,李崧的弟弟李屿则以苏逢吉占据了他们李家的宅子为由,时常在外发出怨恨之言。李崧吓得赶紧将西京洛阳的房契地契献给苏逢吉,可苏逢吉并不买账,依旧表现得不高兴。

  没过多久,李崧的仆从诬告李崧谋反,苏逢吉则引诱仆从供说李崧反状,并立马告知当时负责皇宫和京师安全的御林军指挥使史弘肇,将李崧一家全部逮捕。李屿则在狱中招供,说他与兄长李崧,以及家仆二十人商议,等到先帝入葬山陵时,他们就趁京师空虚,一同纵火谋乱!苏逢吉则私自将供纸上的“二十人”改为“五十人”,而后交与有司,使得李崧全家被诛。

  苏逢吉就是这样一个擅于行文,好杀残忍之人。之前刘知远还在太原做节度使的时候,命苏逢吉清理狱中冤案谓之“静狱”,以此来为自己生日祈福,不想苏逢吉却将狱囚尽数判处死罪,全部斩杀上报说“狱静矣!”,刘知远听完之后,被惊得目瞪口呆,但也无可奈何。

  后来他做了一人之下,万万人之上的当朝宰相,刘知远对四方蜂起的盗贼感到十分忧虑,于是调兵遣将进行捕杀和驱逐。苏逢吉则为皇帝草诏,宣告天下道:“如果家中或四邻有做盗贼者,全族一并处斩!”朝中同僚认为这样太过严苛和残暴,就对苏逢吉说道:“一家人当中有盗贼就要被株连,这已经不是正常的王法了,乡邻保里都要同罪,这样是不是太严重了?难道相国要让本朝比秦朝还要残暴吗?”

  苏逢吉则认为乱世一定要用重典,仅仅去掉了“全族”二字,当时负责郓州捕贼的使臣张令柔一天就杀死平阴县村民十七人,竟惹得天怒人怒,四方沸腾,而苏逢吉却不以为意。

  后来又有卫州刺史叶仁鲁奉命捕盗,当时一个村中山民已入山中驱逐盗贼,叶仁鲁带兵尾随其后,见山民逐走了盗贼,他便将山民当作盗贼,全部捉拿,不分是非黑白尽数挑断脚筋,弃之荒野,以致山民号呼而死,当时天下为山民鸣冤之人数不胜数,而苏逢吉反而认为叶仁鲁非常有能力,还以朝廷的名义予以表彰,自此天下盗贼更加滋长泛滥。

  苏逢吉又好侈靡之风,喜爱华丽的服饰和珍贵的美食,中书省为宰相们提供的饭菜,他从来不吃一口,而是自己安排天下名厨为他烹饪伙食,而且每一个顿每一个菜都必须是山珍海味。

  苏逢吉还经常在自家豪宅中举行疯狂派对,邀请朝中的权贵们大行酒乐,一晚上就要花费上千匹缗的费用。他的妻子武氏去世,送葬的开销堪比后妃,已经大违礼制。而他本人又对儒家正统礼法肆意破坏,继母去世不服丧,妻子没死多久,却让儿子新官上任,没有一点守孝丁忧的意思。他的庶兄没有向他通报,就跑进了他的家门,苏逢吉居然诬陷他犯法,将其杖杀。

  汉隐帝乾祐二年,苏逢吉被晋升为三公大司空,后来的周太祖郭威在当时做了镇守邺城的节度使,苏逢吉非常忌惮郭威手中的兵权,就奏请汉隐帝将郭威招回京师来做枢密使。

  史弘肇却认为可以让郭威一面在邺城领兵,一面兼任枢密副使的职务,这样能够更好地威慑地方诸军。汉隐帝听从了史弘肇的意见,苏逢吉因此怨恨他反对自己。

  没多久,大臣王章举办宴饮,苏逢吉与史弘肇居然在席上相互讥讽,后来竟动起武来相互殴击,从此以后将相二人便视若仇敌。苏逢吉也曾冷静过一时,想要外任封疆大吏,暂时远离京师来纾解史弘肇的恼怒,然而最后还是放弃了。有人问是何缘故,苏逢吉答道:“如果我出镇一方,丢失手中相权,史公稍稍动动手指,我就成齑粉了!”

  刘知远的妻子李太后幼弟李业也非常厌恶史弘肇、杨邠等人,苏逢吉知道之后,就经常挑唆和激怒他去中伤史弘肇等人。后来汉隐帝和李业将史弘肇诛杀,却大出苏逢吉的意料,他也感到十分惊骇,毕竟没想到同为两朝元老的史弘肇会突然家破人亡。不久之后,苏逢吉被加授宣徽使,并代掌枢密院的职权。

  这时邺城的郭威闻史弘肇被害,同为武将的他心感不安,而汉隐帝与李业也正在谋划如何夺取郭威手中兵权。郭威闻知之后,就与帐下谋士们商议对策,最后竟对三军谎称汉隐帝受李业等人蛊惑,诬陷郭威与三军诸将造反,并已下诏要将郭威与诸将诛杀,一时间众情汹涌,于是郭威宣布起兵“清君侧”,诸将三军都一致听从他的号令杀向京师。

  苏逢吉听说邺城兵变之后,十分慌张地对左右说道:“萧墙之变来得如此突然!要是皇上肯听我一句话,也不至于如此!”后来他又在夜间做梦梦见已死的李崧,于是叹息道:“梦见生人与死人相接,无吉事也!”

  没多久,郭威的大军杀至汴梁,汉隐帝亲自督军与叛军大战于城外刘子陂,不想后汉官军大败,叛军将要入城。苏逢吉陪同汉隐帝准备逃回汴梁城死守,不想竟被城中守将闭门所拒,君臣等人只好夜宿于城外七里郊,当晚与群僚痛饮了一番,苏逢吉准备挥剑自刎殉国,不想被左右所阻止。到了天亮的时候,汉隐帝又带着大伙躲到附近村中民舍当中,苏逢吉实在不想再这样像街头老鼠一样四处躲藏受辱,就悬梁自尽了。

  汉隐帝带着亲信残部继续向西北方向逃跑,手下侍从郭允明见身后不远扬尘大作,便误以为是郭威追兵已至,于是突然将汉隐帝扑倒,用利刃反复捅杀,准备将其尸首献给郭威“将功赎罪”,可结果没料到赶来的竟是前来拱卫隐帝的后汉军队,郭允明鬼迷心窍弑杀天子,引得众人大为愤怒,最后郭允明也只好当场自刎以谢天下。而苏逢吉的首级也被郭威下令枭首,悬挂于冤死的李崧就刑之处示众。

  后来郭威入主汴梁,建立后周王朝,称帝立国,改元广顺,虽然苏逢吉曾经与他有仇隙,但是作为一代开明仁主,他还是非常怜悯苏逢吉的忠义,于是将西京洛阳的一处庄宅赐给了逢吉之子。苏逢吉作为一代名相,没有很深的学问,气度也不够恢宏,裁决国事几乎是随心所欲,因此造成后汉王朝在五代乱世当中最无法度,且又好杀残忍,一味蛮横,不施德政,竟使后汉成为了五代之中最不得人心,国祚仅仅三年最为短促的悲剧王朝。

  十万斤黄金悬赏其头颅,万夫莫敌却被“变色龙”所害的盖世英豪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